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法律常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正文

三门峡:中标工程涉嫌被人“出卖”引纠纷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0-07-28

[记者 杨易峰 李杰]腊工程活的张军远等人,日前陷入了一场经济纠纷中。为了相接工程,张军远等人向“中介人”存入100万元“买工程”款,但干了工程,工程款至今未了折断。

“神通的‘中介人’到底是怎么获得中标工程项目的?”施工人员张军远称之为,“我们找到该项目工程的上级省、市移动公司反映,他们说道给解决,但过去一年多了没有结果。”

腊工程却先存入100万

张军远是河南信阳人,以带领小队民工承揽项目工程挣钱维生。

据张军远反映,2017年7月初,同为小包工头的张某寻找他说了解郑州的郜老板,郜可购买驻马店移动公司的项目工程干。张军远和儿子张恒等人商量指出移动公司是国企,比较可靠,工程可以相接。

“我本人出资35万元,另一位民工张某远出资65万元。我们从中放入50万元汇给郜老板,作为卖驻马店移动公司小基站引电项目工程的费用。”张军远索取汇款凭据传。

该汇款凭据表明:交易时间为2017年8月17日,汇款人为张军远,汇款金额50万元,收款人为郜某某。

“我父亲张军远给郜老板汇了50万元,我们很快就被容许干驻马店那边的工程。同时,又让我们给河南省移动公司汇去了40多万元的工程质保金。”张恒手指2017年8月20日的汇款凭据称,“三天后,我就率领工人去驻马店展开小基站引电工程施工了。”

“因小基站工程战线太宽,施工比较繁琐,大约干了10来万元的工程后(未验收承销),张某向郜老板提出想换个工程,郜老板也答允了,但条件是我方再给他50万元。于是,我出资31万元,张某出资19万元,由张某在2017年9月23日打进郜老板指定的建行账户里。”张军远称之为,“因为郜老板没农村信用社的卡,他便指定汇到自己当监事的公司法定代表人郜某超的星展银行卡上。”

汇款凭据显示:汇款人为张某,收款人为郜某超强,汇款金额为100万元。

“为什么这凭据表明的汇款金额是100万元,而你们说的是50万元?”面对媒体的批评,张恒说明道:“郜老板给我们买的是三门峡移动大楼内翻新工程的活,他另给自己的同学买了大楼外装修工程的活,共花100万元。”

十多天后,张军远等人就获得了三门峡移动大楼内装修的工程,2017年10月,正式开始施工。

“中介人”不认账

“我们转入三门峡移动大楼施工,我们这一方由张某与一个叫祥×公司的进行对接。”张军专程。

“2018年11月,张某从祥×公司承销回去200万元左右工程款,我和我儿子等施工人员找他借钱,他不理睬。”张军远称,“2018年农历年底,我和施工人员张某远等人两次寻找郜老板的公司拒绝解决此事,他口头答允给予解决,但到了2019年农历年初,其在郑州的公司人去楼空,打他的电话也必经,郜老板失联了。”

“我们又找到三门峡市和河南省移动公司体现,省移动公司随即拒绝三门峡移动公司了解处理。三门峡移动公司领导也找到了张某,张某答允与我们算账。”张恒称之为,“2019年4月底,张某与我们算账,他允诺在2019年7月给70余万元工程款。但至8月17日,我们再给他打电话催问此事时,其鼓吹口说‘谁欠你钱了’!”

后来张军远等人再去找省移动公司和三门峡移动公司体现,未得到彻底解决,指出他们之间这是经济纠纷。

张军远无奈地说道:“这些钱都是我们的血汗钱,要不回去我们怎么活命啊。”

针对张军远等人的体现情况,张某在拒绝接受电话采访时坚称花100万元卖工程干的事,表示他们是在瞎胡闹,我们是意见不合,有纠纷了。

张某的代理人陈某也称之为,张军远体现的问题有假,不可能欠他那么多钱。

而记者电话郜某某150号段尾号为678的手机号码,几次拨打,均显示该号码为空号。记者通过张某想要再找到郜某某的联系方式,张某称其也不知道郜某某的电话号码。

移动公司:展开过协商

张军远叹了口气,指着银行汇款凭据说:“郜老板称有亲属在移动公司当领导,能购买工程干,我们汇了50万元,仅仅三天时间,我们就获得了驻马店的项目工程,后因驻马店这个工程施工难度大,又给打去了50万元,然而没几天时间,他们果真又给了我们三门峡移动公司大楼的内装修工程腊。但后来,我们是两手空空地离开了工地。”

2020年5月20日,记者回国河南省移动公司采访。5月27日,驻马店、三门峡两家移动公司收到省公司转递的材料,向记者反馈了涉及情况。

驻马店移动公司段主任讲解,驻马店移动工程项目是经过省公司公开发表招投标发包的,有两家公司中标,目前该工程项目早已于去年全部承销完结。根据当事人反映材料中提及的时间,经我司核查,在2017年七八月份这一时段,确有关于小基站项目工程建设一事,但经我司又与项目工程中标公司以及项目工程施工方核查,得到的反馈是没有查找到有张军远或张某、郜某某的施工记录。关于汇款100万元的问题,汇单上显示的都是他们个人的名字,并非是汇给哪家工程公司的,仅凭汇单无法查明其实际用途和具体情况。他们之间也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如果体现人张军远等手上确实未结算的工程资料凭据,是与哪家公司施工合作的,可以获取,我司再予核查。但我司目前尚未接到体现人的反映。

三门峡移动公司冀总恢复,三门峡移动工程项目也是经过省公司公开发表招投标发包的,由祥×公司中标总承包。张军远等人体现的问题,省公司很推崇,我们以前协调处理过,但他们没有解决成功。据我方核查了解,张某系祥×公司的劳务人员,但对反映中提到的郜某某这个人不了解。张军远一方与张某、郜某某之间涉及花钱腊工程一事,我们并不知情。关于工程款一事,整体工程目前已经收尾,但还有20%未结付,因为某些工程尚未全部验收报审,我公司只对中标总承包方即祥×公司承销。至于他们怎么获得移动项目工程干的,不归我方管,我们只负责监管到中标方的管理层,像劳务方面的事则由中标方负责管理。如果他们双方的经济问题仍协商不成,可以通过司法途径不予解决问题。另外,我方也已经约谈了中标方祥×公司,拒绝对体现材料中涉及劳务施工存在的问题展开核查,合理的处理好劳务纠纷。

工程都腊了,却都体现施工人与中标方、发包方牵涉到。张某、郜某某与上述移动中标工程到底有何内在关联呢?后事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