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正文

从一起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浅析“确认工程结算单合法有效”是否属于确认之诉的受理范围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1-09-13


2015年10月,原告A公司与被告B公司签定《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被告以相同总价方式承包原告的景观工程。施工完结后,原告委托第三方造价机构对工程展开了结算,并开具了工程结算单,原、被告均在结算单上盖章证实。原告亦按照结算价格向被告缴纳了部分款项。嗣后,因双方对实际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再次发生争议,被告拒绝原告增加结算价款,原告拒绝其拒绝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确认涉案工程施工合同的工程承销单合法有效,应当作为认定工程总价款确认的依据。

【争议焦点】

针对原告明确提出的诉讼请求,被告博士论文指出:本案并不是证实合同效力纠纷,而是对已完成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展开证实的问题。确认之诉首先是对当事人之间民事法律关系否存在的确认,原告应该陈述双方民事法律关系否存在的事实与理由,而本案原、被告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确实不存在无须确认。因此,原告控告的内容实质是对涉案工程造价事实的确认,不应归属于法院对案件基本事实的查明,不是对合约效力的确认。综上,原告起诉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催促法院裁决上诉原告起诉。

【裁判要旨】

本案原告拒绝确认工程承销单合法有效地,而被告指出原告要求证实其有效地并作为双方结算依据之诉,不属于人民法院法院范围。对此,法院指出,确认之诉是指原告催促人民法院证实其与被告之间存在或不存在某种民事法律关系的诉,其客体为法律关系,不包括事实和事实关系。本案原告拒绝确认涉嫌工程承销单合法有效地,实际涉及的是双方对工程承销及工程造价等事实的确认,且被告对涉案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不存在异议。因此,对工程结算单的确认不应属于法院审理查明事实过程中的证据认定,而不是对原、被告法律关系是否不存在的确认,原告起诉不属于证实之诉的法院范围,故裁决驳回原告的起诉。裁决送达后,双方均未驳回上诉,目前,该裁定书已再次发生法律效力。

【分析点评】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工程结算单是施工双方对工程承销及工程造价等事实的确认。当双方对涉嫌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不存在争议时,可以将其作为证据之一递交,在有其他证据不予印证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可以将工程结算单作为工程量计算和确认工程价款的依据。

而证实之诉是指当事人拒绝人民法院证实某种法律关系存在或不存在的诉,其客体是法律关系,不还包括事实和事实关系。证实之诉分成积极的证实之诉和消极的确认之诉。积极的确认之诉是指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当事人之间存在某种法律关系,例如请求确认合约有效。消极的确认之诉是指原告催促法院证实当事人之间不不存在某种法律关系,例如催促确认婚姻无效。原告驳回确认之诉除应符合控告的一般条件之外,还应不具备确认之诉的实质要件即证实利益。

在辨别证实利益时,应从确认对象和必要性两个方面分析。就确认对象而言,确认之诉的客体通常是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或权利,不能是纯粹事实,除非法律对此有特别规定,本案中原告持工程承销单驳回确认之诉,即因不合乎客体拒绝,故被排除在确认之诉范围之外;就必要性而言,在民事法律关系不明确时,被告的行为会造成原告法律地位不安定,原告民事权利有受到侵害的危险。此时提起确认之诉是排除原告权利或权利状况面对现存不确认风险的有效地手段,具备避免风险的必要性。因此,当事人催促法院审理证实之诉必须具有有一点诉讼救济的利益,并非任何催促都可以成为证实之诉的客体。这不仅能克制当事人诉权的滥用,亦是证实之诉的本质要求。

原标题:《从一起确认合约效力纠纷浅析“证实工程结算单合法有效”否归属于确认之诉的法院范围》

读者原文

【案情概述】2015年10月,原告A公司与被告B公司签定《工程施工合约》,约定被告以相同总价方式承包原告的景观工程。施工结束后,原告委托第三方耗资机构对工程进行了承销,并开具了工程结算单,原、被告均在承销单上盖章证实。原告亦按照结算价格向被告支付了部分款项。嗣后,因双方对实际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再次发生争议,被告要求原告增加结算价款,原告拒绝其拒绝后,向法院提起诉讼,拒绝判决确认涉案工程施工合约的工程结算单合法有效,应该作为认定工程总价款确认的依据。【争议焦点】针对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被告答辩指出:本案并不是证实合约效力纠纷,而是对已完成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进行确认的问题。确认之诉首先是对当事人之间民事法律关系否存在的确认,原告应当陈述双方民事法律关系是否存在的事实与理由,而本案原、被告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显然存在无须证实。因此,原告起诉的内容实质是对涉案工程造价事实的证实,不应属于法院对案件基本事实的查明,不是对合同效力的证实。综上,原告控告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催促法院裁定驳回原告起诉。【裁判要旨】本案原告拒绝证实工程结算单合法有效,而被告指出原告拒绝确认其有效并作为双方结算依据之诉,不属于人民法院法院范围。对此,法院指出,确认之诉是指原告请求人民法院证实其与被告之间存在或不存在某种民事法律关系的诉,其客体为法律关系,不包括事实和事实关系。本案原告拒绝确认涉嫌工程承销单合法有效,实际涉及的是双方对工程承销及工程造价等事实的确认,且被告对涉案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存在异议。因此,对工程承销单的认定不应归属于法院审理查明事实过程中的证据认定,而不是对原、被告法律关系否不存在的证实,原告控告不属于确认之诉的受理范围,故裁定上诉原告的起诉。裁定送达后,双方均未提起裁决,目前,该裁定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分析评论】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工程承销单是施工双方对工程承销及工程造价等事实的确认。当双方对涉嫌工程量和工程总价款不存在争议时,可以将其作为证据之一递交,在有其他证据不予印证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可以将工程承销单作为工程量计算和确认工程价款的依据。而确认之诉是指当事人要求人民法院证实某种法律关系存在或不不存在的诉,其客体是法律关系,不还包括事实和事实关系。证实之诉分成大力的确认之诉和消极的证实之诉。大力的确认之诉是指原告催促法院确认当事人之间存在某种法律关系,例如催促确认合同有效。消极的确认之诉是指原告催促法院确认当事人之间不存在某种法律关系,例如请求证实婚姻违宪。原告提起证实之诉除不应符合控告的一般条件之外,还应不具备证实之诉的实质要件即确认利益。在辨别确认利益时,应向证实对象和必要性两个方面分析。就证实对象而言,证实之诉的客体通常是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或权利,无法是纯粹事实,除非法律对此有特别规定,本案中原告所持工程承销单提起证实之诉,即因不合乎客体要求,故被回避在确认之诉范围之外;就必要性而言,在民事法律关系不具体时,被告的行为会造成原告法律地位不安稳,原告民事权利有受到侵犯的危险。此时提起证实之诉是回避原告权利或权利状况面临现存不确认风险的有效地手段,具有消除风险的必要性。因此,当事人请求法院审理确认之诉必须具有有一点诉讼救济的利益,并非任何催促都可以沦为确认之诉的客体。这不仅能克制当事人诉权的滥用,亦是确认之诉的本质拒绝。原标题:《从一起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浅析“证实工程承销单合法有效地”否属于确认之诉的受理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