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黑白合同的效力,法院会如何认定?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0-06-28

法律科学知识要点:建筑工程的质量涉及公共利益,因此国家对建筑工程的质量监管较为严格,经过招投标的建筑工程合约必须向政府部门备案;同时承包人之间竞争白热化,即使合约中标的,也不可能向发包人允诺低价承包。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中标合约与实际履行合同不一致的情形,俗称黑白合同,也叫阴阳合约。

建筑工程施工合约中的黑白合约,一般是指经过招投标的工程,发包人与承包人就同一个建设工程签定两份或以上的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合约,通常把经过招投标并向政府有关部门备案的合约称作“红合约”,把实际遵守的对“白合约”中展开实质性内容展开了重大更改的合约称为“黑合同”。

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黑白合同的法律效力往往存在一定的争议,如何确认黑白合约的法律效力呢?

根据《招标投标法》第46条第1款的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该自中标通知书收到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订立背离合约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

根据上述法律条款的内容,该条款仅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约实质性内容的其它合同,属于禁止性规范,但是对于违反这种禁止性规范的合同是否有法律效力、合约实质性内容的具体范围并未明确。

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21条的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自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约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约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约作为承销工程价款的根据。

该条款规定招标人与中标人虽自行签订合同的,实际遵守的合同与备案合约实质性内容不同时,具体以备案合同作为结算工程款的依据,也就是备案合约优先适用,但是仍未具体合同实质性内容的明确范围、适用上也仅限于工程款承销。

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1条第1款的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另行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约誓约的工程范围、建设工期、工程质量、工程价款等实质性内容,与中标合同不一致,一方当事人请求按照中标合约确定权利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反对。

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1条第2款的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在中标合同之外就显著低于市场价格出售承建房产、使用权建设住房设施设施、让利、向建设单位捐赠财物等另行签订合同,变相降低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以该合约背离中标合约实质性内容为由催促确认无效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从条款内容看,第1款是对此前法律条款中关于黑白合约的进一步规范,白合同对白合约有实质性内容更改的,则必须以白合同的内容确认招标人和中标人双方的权利义务,也就是说红合同有优先适用的效力。第2款规定的,招标人和投标人虽不是直接签订黑白合约,但实际上通过变相的降低中标工程合同价款的方式另行订立合同,本质上也是对白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变更,与必要签定黑白合约效果是一样的,该款直接规定白合约为违宪合同。

因此,无论是优先限于白合约,还是认定黑合约无效,均以招标人和中标人另行签定或变相签订的合同对中标合约否有实质性内容更改为前提,对合约实质性内容变更的确认,成为能否准确适用该条款的关键。

哪些情形是归属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实质性内容的范围?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1条第1款的规定,实质性内容一般是指工程范围、工程价款、工程期限、工程质量等与建设工程有根本性影响的内容。当然,除了这几项情形外,并无法回避其它可能构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归属于实质性内容的范围,这需要根据明确的案情展开分析判断。

在司法实践中,容易产生争议的还有另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准确的区分招标人与中标人自行签订的更改实质性内容的合同与正常的补足合同?由于建设工程施工合约较为简单,在施工过程中另行签定补充合同也极为正常。一般来说,如补足签定的新合同没有对中标合约实质性内容更改的,仅是合同非主要内容的更改,或者出现招投标时难以意识到的变化进而重新补充签订合同的,均属于正常的补足合约。

为了更好的阅读和解读上述法律知识要点,笔者共享一篇相关的实务案例,并对案例的内容进行了相应的整理和汇编,案例中观点专供自学交流所用!

案情简介

三辟公司诉称:2014年11月12日,三辟公司与职业学院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誓约由三建公司施工职业学院艺术楼建设项目工程,工程总承包范围为:施工图范围内全部建安工程,开工日期为2014年11月11日,竣工日期为2015年8月27日,合约价格形式为:相同价,工程总价款为32919601.17元。三辟公司依约施工,工程验收合格并交付职业学院投入使用,2018年8月30日,经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审核,双方确认案牵涉工程应付工程款33948123.45元。

合约履行中,职业学院变相降低中标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向三辟公司提出捐助50万元的拒绝,否则拒绝按期支付工程款,为此,三辟公司向职业学院缴付49万元。

依照最高法院有关司法解释,该捐助应予归还。施工过程中,因职业学院设计变更,将原设计地板砖更改为石材,因地板砖与石材价格差异较小,给三建公司造成533541.60元材料费价差,不应一并支付三辟公司。

三建公司诉讼请求:一、依法判令职业学院向三建公司缴纳工程款6802709元,欠付工程款利息3904370元(计算出来至2019年4月14日),并按月利息7.8‰分担自2019年4月15日止实际付清工程款之日期间的利息;二、依法证实三辟公司2015年2月4日向职业学院缴纳的49万元捐助行为违宪,并判令归还三建公司工程款49万元,利息194900元(自2015年2月4日至2019年4月14日,月利率7.8‰),并按月利率7.8‰分担自2019年4月15日起至实际归还之日期间的利息;三、依法判令职业学院缴纳三建公司材料费价差(地砖变花岗岩)533541.60元。

被告职业学院坚称:实际未付工程款3265949.45元,与三建公司诉请求的数额相当严重相符。要求归还捐款49万元的主张无法成立。该捐助属于捐资助学的自愿赠予行为,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具有救灾、贫困地区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不适用撤销赠予的规定。对该笔捐助主张利息,无合约誓约和法律规定。更改的地砖、花岗岩材料采购价同期基本持平。三建公司并未在施工中明确提出价差要求,并且在完工承销书造价报告中,三建公司均签字盖章确认。

裁决要点

法院审理指出:该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一、欠付工程款应承担的利息数额;二、捐助的效力及处理;三、地砖和花岗岩是否应当计算差价?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二)第一条第一、二款的规定,三建公司与职业学院通过招投标形式,签定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为有效地合同。在中标前一天所签订的补充合同,实质上为当事人对遵守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的前提条件,即中标就理应一定的垫资能力,虽然与中标合同誓约的按进度付款不相符,但补充合约不包含对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变更,因此,补足合约与中标合同均为有效合约。

在合约签订后,三建公司捐助,属于说明二规定的变相减少工程价款,背离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为无效合同。该捐助虽为白合臣,但职业学院开据的发票为三辟公司,应视为三建公司的捐款,予以归还。

当事人对瓷砖地下通道变更为大理石地下通道无异议,但双方对更改石材价格差异未作约定,职业学院在变更理由上提出价格大致相同,故不作变更,三建公司未驳回,在结算时双方均以原合同价格展开了承销,并按结算价款进行遵守,视作当事人一致接纳变更石材价款。故三建公司明确提出石材差价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

裁判结果

综上,法院判决:一、职业学院于裁决生效二十日内缴纳下欠原告三辟公司工程款3265949.45元,以该下欠工程款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支付自2018年8月9日起至工程款偿还之日期间的利息;

二、职业学院与三辟公司构成的捐助合约违宪。被告职业学院于裁决生效二十日内归还原告三辟公司捐助490000元,以该捐助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出来支付自2015年2月3日起至捐款还清之日期间的利息。

案例评析

该案中,原告三辟公司与被告职业学院在中标合约之外另行签订合同誓约由三建公司垫资工程款,该誓约虽然与中标合约中誓约被告按进度缴付有所不同,但是垫资条款不构成对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的更改,垫资合约与中标合同均为有效合同,被告职业学院未按中标合约中约定的进度付款不构成违约。

但是,合约签订后三建公司向职业学院捐助50万元,显著归属于第2款规定的变相减少工程价款的不道德,捐助违宪必须归还。据此,法院做出上述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