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房屋拆迁新规来了,对我有什么影响?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0-06-29

近日,上海高院就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民事纠纷中的部分疑难问题形成统一看法,并发布了《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民事纠纷研讨会会议纪要》(沪高法民[2020]4号)。那么这一房屋拆迁新规的出台,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

为减缓推进旧城区改建,改善居民的居住条件和环境,上海市的房屋征收范围正不断扩大。随之而来的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纠纷也越来越多,与此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也在逐步减少。

近日,一则有关房屋征地的“新规”很快刷屏朋友圈。鉴于房屋征收民事纠纷具有显著的时代性和地域性特征,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25日公布了《房屋征税补偿利益分割民事纠纷研讨会会议纪要》(沪高法民[2020]4号),就当前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在民事审判中的一些疑难法律问题构成了一致看法,共19条内容,可供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参考。

该则房屋征地的“新规”,到底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今天,上海扬远律师事务所结合本所房屋征税领域多年的办案经验,就其中的亮点为您展开重点理解。

亮点1:我没成年时和父母共同受配一套公房,算不算“他处有房”?

不算“他处有房”!

公房拆迁中,同住人的认定必须考虑他处住房情况,即是否他处享用过福利分房。在以往的审判实践中,部分观点指出,未成年时和父母共同受配的公房归属于“他处有房”,成年后再次受配公房时就不再具备同住人资格。而此次《会议纪要》形成倾向性意见指出:未成年人在和父母共同受配公房时并非独立国家的民事主体,而是附随于父母的居住利益,原则上不属于“他处有房”。

亮点2:公房动迁,对方空挂户口,能分到拆迁利益吗?

有可能分获得!

对于机悬挂户口,坚信大家都并不陌生,指仅科曾名户籍、但从未实际居住的人员。在以往的审判实践中,对于机悬挂户口的人员,法院一般确认其并非公房的承租人或同住人,原则上无权享有拆迁利益。而随着征收补偿移往方案的政策性越来越强劲,未来征税补偿安置可能会考虑因户籍因素而考虑过该部分人员的利益,或因人口因素而增加补偿利益,此次《会议纪要》认为:对于该特殊情况,可适当给与其补偿,但前提必须是征收单位出具砖墙公章的情况解释,而不能展开推断。

亮点3:我是独生子女,因此多拿了50万拆迁利益,这50万归谁?

有约定按誓约,没誓约归独生子女和父母共有!

在农村宅基地房屋征地纠纷中,各地块拆迁政策性越来越强,经常会涉及独生子女的补偿问题。实践中比较典型的是独生子女身份往往会增加一定的补偿利益,对于该减少的补偿利益如何分配往往更容易再次发生争议。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部分观点会认为:因独生子女身份减少的补偿利益当然归独生子女拥有。而此次的《会议纪要》的观点是:该减少部分利益的取得是基于父母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并非是该独生子女的贡献所得,所以被移往人之间有誓约的按誓约,没约定的原则归独生子女和其父母共有。

亮点4:拆迁安置房迟迟筹办不出大产证,一直无法打官司要求分割吗?

原则需要等大产证作出,但类似情况下可以要求拆分!

目前上海的征税补偿政策,主要还包括货币安置和产权房移往为两种形式。自由选择货币移往相对比较简单,在动迁协议签定后几个月左右就会发放拆迁款;选择产权房移往相对比较复杂,需要经历安置房建成、交付、办理初始登记(即大产证)、办理产权登记等一系列手续。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如果家庭内部就拆迁安置房利益分配产生纠纷,选择产权房安置的家庭需要在安置房办理完成初始登记的前提下才能诉讼拆分。这就导致司法实践中很多家庭共有利益拆分长期悬置,往往引起更多矛盾。此次《会议纪要》的观点是:如因开发商未缴纳涉及费用、建设过程中改变规划等特殊原因造成安置房长期无法办理大产证的,可以展开拆分。

需要留意的是,对于要求拆分尚未办理初始登记安置房的诉讼,该会议纪要采取了列举式的规定,扬远律师认为:针对这类特殊案件,在司法实践中仍需结合具体情况展开分析并充份原告。

亮点5:拆迁利益500万,我主张分给200万,要向法院交多少受理费?

必须按照500万的标的,缴纳案件受理费46800元!

案件受理费的变化是此次《会议纪要》的最后一条,也是对期望通过诉讼解决问题纠纷的当事人来说影响仅次于的一条。动迁利益的分割属于财产案件,按照《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需要按照财产标的交纳诉讼费。按照以往的司法实践中,如果总的动迁利益500万,当事人主张分给200万,部分法院按照200万缴纳受理费,部分法院按照500万收取受理费。此次《会议纪要》规定:倾向于按照征税补偿协议确认的全部拆迁利益作为案件受理费的计算出来基数。

结合上海各法院审理房屋征收补偿利益拆分案件的司法实践中,除上述亮点以外,会议纪要牵涉到的其他多数内容并无实质变化,仅系由将历年来审判实践中的作法展开了具体,以统一裁判尺度,谨慎行使司法的自由裁量权。

综上,房屋征税补偿利益拆分具有极强的法律性、政策性和伦理性特征,由此引发的纠纷类型多样,涉及案件事实和法律问题错综复杂。如遇类似问题,建议您及时委托专业律师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