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案例丨老屋翻新扩建后,征收补偿款如何分配?_政务_澎湃新闻-ThePaper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0-07-13


老人王氏早年丧偶,独自养育二男二女成人,其名下有自建房屋若干,并全部办理了房屋登记手续。王氏因病离世后,次子李某一直居住在该老屋内,因年久失修,李某对原先住宅进行装修扩建,构成了规模远大于旧有房屋的建筑格局,也办理了土地使用权科证明,登记用于人为李某。2019年,该房屋被政府依法征税,移往房屋及多余拆迁补偿款均被李某独自领取。四子女因承继事宜协商不成,其余三人遂将李某诉至法院,要求对争议房屋拆迁所得利益进行法定继承。

法院经审理指出,首先,王氏生前修建的房屋已经取得不动产登记,应属于其个人财产,该房屋在其离世时未予继承分割,李某将原先房屋翻新扩建并不能改变房屋产权归属于,且物权分割不限于诉讼时效限制。因此,征地房屋中原本归属于王氏的部分应当依法予以分割,但李某在翻建老房时支出的费用以及扩建部分的房屋补偿款仍属于其个人。

其次,因提供地大于房面积部分补偿费用的前提是获得土地使用权证,如未办证则未予补偿,故该部分补偿款应属被告李某所有。装潢、附属物等补偿系针对新建后的房屋,不应作为遗产拆分;而搬迁退休金、临时移往退休金、“寄居改非”等费用具备较强的人身依附性,亦不应作为遗产进行分割。至于拆迁部门在向李某结算房屋时支付的提早交房奖、签约交房奖、附属物一次性补助等费用,则由法院依照王氏和李某财产所占到拆迁房屋补偿款的比例予以分配。

最后,考虑到李某在老人生病期间尽了较多的赡养义务,老人去世后也是由李某主持人、筹备了祭祀事宜,且被承继房屋此后一直都由李某交给、修葺,法院酌情确认李某可在承继王氏遗产时适当不予多分。

综上,法院裁决移往房屋及拆迁补偿款仍归李某所有,由李某向三名原告进行经济补偿。判决收到后,双方均回应遵从判决,不再裁决。

老房征地纠纷往往预示着较为频繁的房地变动历史,同时还可能牵涉人口流动、户籍变迁及传统观念等其他问题。一方面,对于因待拆迁房屋引发的分家析产或继承纠纷,谋求独占拆迁收益尽管需要符合一时贪念,却很容易在之后引起激烈的家庭矛盾,因而利害相关人不不应忽略甚至故意躲避前期的交流协商工作;另一方面,在处理已经形成既定局面的拆迁纠纷时,为防止因擅自拆分已交付的安置房屋从而改变现状并使问题复杂化,由利益既得者采取经济补偿措施通常是矛盾较小的替代方法,也有助于修缮已经出现裂痕的家庭关系。

本案中,老人子女的身份已经保证了原、被告双方的继承地位,如果因为房屋征地扣除的具体分配问题而挽回了家庭和睦的根基,将是令人惋惜的。在家事纠纷中注重修复乃至修复亲情关系,不仅是当事人应当思维的问题,也是家事审判应该希望的方向。

供稿:葛 村

原标题:《案例丨老屋装修改建后,征税补偿款如何分配?》

阅读原文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征地纠纷开始涌现。近日,淮安市清江浦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因老旧房屋征地引起的继承纠纷,顺利化解了一家人之间的矛盾。老人王氏早年丧偶,独自养育二男二女成人,其名下有自建房屋若干,并全部办理了房屋登记手续。王氏因病离世后,次子李某一直居住在该老屋内,因年久失修,李某对原先住宅展开翻新扩建,形成了规模远大于旧有房屋的建筑格局,也办理了土地使用权科证明,注册使用人为李某。2019年,该房屋被政府依法征税,移往房屋及多余拆迁补偿款均被李某独自领取。四子女因继承事宜协商不成,其余三人遂将李某诉至法院,拒绝对争议房屋拆迁所得利益进行法定继承。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王氏生前修建的房屋已经取得不动产注册,应属于其个人财产,该房屋在其离世时不予继承拆分,李某将原有房屋装修扩建并无法转变房屋产权归属于,且物权分割不适用诉讼时效容许。因此,拆迁房屋中原本归属于王氏的部分应当依法不予拆分,但李某在翻建老房时支出的费用以及改建部分的房屋补偿款仍属于其个人。其次,因获取地大于房面积部分补偿费用的前提是获得土地用于权证,如未办证则不予补偿,故该部分补偿款应科被告李某所有。装潢、附属物等补偿系针对新建后的房屋,不不应作为遗产分割;而搬迁补助费、临时移往补助费、“寄居改非”等费用具有较强的人身依附性,亦不应作为遗产进行分割。至于拆迁部门在向李某交割房屋时支付的提前交房奖、签下交房奖、附属物一次性补助等费用,则由法院依照王氏和李某财产所占到征地房屋补偿款的比例予以分配。最后,考虑到李某在老人生病期间尽了较多的奉养义务,老人去世后也是由李某主持人、操办了祭祀事宜,且被承继房屋此后一直都由李某保管、修葺,法院酌情认定李某可在继承王氏遗产时必要予以多分。综上,法院判决移往房屋及拆迁补偿款仍归李某所有,由李某向三名原告展开经济补偿。判决发出后,双方均表示服从判决,不再裁决。老房拆迁纠纷往往预示着较为频繁的房地变动历史,同时还可能涉及人口流动、户籍变迁及传统观念等其他问题。一方面,对于因待征地房屋引起的分家析产或承继纠纷,谋求独霸拆迁收益尽管需要符合一时贪念,却很容易在之后引起激烈的家庭矛盾,因而利害相关人不不应忽略甚至故意逃离前期的交流协商工作;另一方面,在处理已经形成既定局面的征地纠纷时,为防止因强行分割已交付给的移往房屋从而改变现状并使问题复杂化,由利益既得者采取经济补偿措施通常是矛盾较小的替代方法,也有助修缮已经出现裂痕的家庭关系。本案中,老人子女的身份已经确保了原、被告双方的承继地位,如果因为房屋征地所得的具体分配问题而动摇了家庭和睦的根基,将是令人痛惜的。在家事纠纷中侧重修复乃至修复亲情关系,不仅是当事人应该思考的问题,也是家事审判应该希望的方向。供稿:葛 村原标题:《案例丨老屋翻新改建后,征收补偿款如何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