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引纠纷 省内法院援引民法典判下第一案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1-07-14

省内法院援引民法典判下第一案

工程交付给后对方不愿支付剩下工程款,违约事实持续至今

1月4日是民法典实行后的首个工作日。当天上午,长沙市芙蓉区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全称“民法典”)审理了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法院当庭做出了裁决。这也是省内法院适用民法典宣判的第一案。

据悉,湖南黄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2018年1月9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湖南国科广电科技有限公司支付剩下工程款。为何2021年1月1日之前签定的合同,援引了民法典作为判决依据呢?对此,法院工作人员给出了答案。

1月4日上午10时,长沙芙蓉区法院公开审理原告湖南黄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建设公司)诉被告湖南国科广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科广电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依照2021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当庭宣判,一审判决国科广电公司支付黄金建设公司剩下工程款52万余元及适当利息。

项目投入使用后,拖付工程款至今

2015年8月1日,国科广电公司作为发包人,黄金建设公司作为承包人,双方签订《国家广电总局广播数字电视产业化基地厂房三建设工程施工合约》(以下简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誓约:黄金建设公司总承包施工国科广电公司名下位于长沙市芙蓉区长星路389号国家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数字电视产业化基地第三厂房建设工程所有项目,还包括土建、普通装饰、加装等。

合同签定后,施工如期进行,国科广电公司与黄金建设公司根据工程进度不定期进行工程承销。自2015年10月23日至2016年6月14日,国科广电公司通过登录账号向黄金建设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956万元、农民工工资保障金119万元、安全防水文明施工措施费27.4万余元、借支款50万元,共计1152.4万余元。2016年4月11日,案涉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

黄金建设公司委托的湖南君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对案牵涉工程做出咨询报告,确认案涉工程结算总耗资为1788万余元。2016年9月3日,黄金建设公司据此向国科广电公司请示工程竣工承销意见并递交承销资料。此后因国科广电公司指出黄金建设公司要求承销的工程价款不符合合约誓约及实际施工情况,双方虽经多次协商,但一直未达成一致意见,国科广电公司也未再向黄金建设公司支付剩下工程款。

黄金建设公司诉至法院,催促判令国科广电公司向黄金建设公司缴纳剩余工程款635.6万余元,并支付逾期利息43.2万余元(以欠付工程款635.6万余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出来,从2016年4月11日起暂计算出来至控告之日,实际应计算至工程款全部缴纳完之日止)。

案件审理过程中,黄金建设公司向法院申请对案牵涉工程造价展开司法鉴定。湖南天翔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拒绝接受法院委托,作出《关于对长沙市芙蓉区长星路389号国家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数字电视产业化基地厂房三的造价评估报告》,鉴定结论为1204.6万余元,还包括双方无争议部分金额1159.3万余元和双方对材料价格存在争议的部分金额45.3万余元。

另查明,合同遵守期间,国科广电公司的项目工地管理人员王刚与黄金建设公司签订了《工程定价材料一览表》,由王刚签署并砖墙双方项目部公章,共计4页,对案牵涉工程所用100多项建设施工材料的名称、规格型号、单价等,用表格形式展开了详细记载。

法院审理认为,该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案牵涉工程总价款如何认定;二是工程款的缴付期限及逾期利息如何确认。

专业检验机构协助确定工程总造价

关于案涉工程总价款的确认问题。黄金建设公司与国科广电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系双方真实意思回应,依法正式成立有效地,双方均不应遵循诚信原则按照合约誓约全面履行义务。黄金建设公司已经依约按时向国科广电公司完成并交付案牵涉工程,国科广电公司已对案涉工程展开竣工验收并投入使用,黄金建设公司已经遵守了承包人的施工义务,故国科广电公司负有向黄金建设公司缴纳工程款的合同义务。

因双方对工程总造价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法院依法委托鉴定机构展开司法鉴定,确认案牵涉工程总造价金额为12046320.79元。双方虽有异议没能提交有效证据推翻该鉴定结论,故法院对该鉴定结论予以说法。鉴定结论中双方无争议部分金额11593143.28元应当必要确定为案涉工程总耗资的组成部分。

对于材料价格争议部分,法院认为,《工程定价材料一览表》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誓约展开了变更誓约,内容具体具体,且本案证据足以证明不存在王刚和黄金建设公司蓄意串通伤害国科广电公司合法权益的情形,该变更誓约依法成立有效,故材料价格争议部分金额45.3万余元也应该算入工程总价款。

综上,国科广电公司依约应该向黄金建设公司支付的工程总价款为1204.6万余元。经黄金建设公司与国科广电公司共同比对证实,国科广电公司已向黄金建设公司支付工程款1152.4万余元,核减后国科广电公司还应支付52.2万余元。故对黄金建设公司关于缴纳剩余工程款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部分反对。

法院援引民法典作出裁决

关于工程款的缴付期限及逾期利息如何确认的问题。本案中,案涉工程于2016年4月11日竣工验收合格,黄金建设公司依约向国科广电公司递交了承销资料,与国科广电公司展开结算,但双方未对工程总价款达成协议一致,更未结算完共同签署证实,双方对工程总价款不存在争议,黄金建设公司于2018年1月9日向法院驳回诉讼,国科广电公司应于2018年1月9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或者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发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付利息。故黄金建设公司诉请国科广电公司缴纳欠付工程款的利息43.2万余元,法院予以部分支持。

综上,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国科广电公司向黄金建设公司支付工程款52.2万余元及利息(以欠付的工程款522279.1元为基数,自2018年1月9日止2019年8月20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出来;自2019年8月21日起至工程款全部支付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业外汇市场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二、上诉黄金建设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潇湘晨报综合

法官说法

为何案例援引民法典裁决

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履行大部分合约义务的时间虽然都在民法典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一)》于2021年1月1日开始施行之前,但双方在工程竣工验收完后,一直对工程总价款如何确定不存在争议、未能达成协议一致意见,直到向法院驳回诉讼、由法院委托有资质的检验机构作出鉴定意见才客观确定工程款总额、从而在扣减已付大部分工程款金额后,才明确欠付的剩下工程款及利息。据此由此可知,国科广电公司债权人欠付工程款的法律事实持续至民法典实施之后,横跨了民法典及适当司法解释的实施时间。从更不利于维护双方合法权益、更有利于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的角度考虑到,本案一审宣判应该援引民法典及相应司法解释的规定。

潇湘晨报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