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拖了8年的企业合同纠纷一朝解决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1-09-10

检察官主持人签订和解协议

近日,随着陕西某实业公司代理律师严某在妥协协议上签署,一起扯了8年的企业合同纠纷终于有了令人满意的结果。

项目不了了之

前期数百万临建设施酬劳谁来给

事情还得从8年前说起。

2013年1月,实业公司以4000万元的价格,竞拍到某航天基地20余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同年3月,陕西某建筑公司与实业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建设酒店项目的合作意向,由建筑公司总承包该酒店项目工程建设。随后,建筑公司按照惯例,先期进驻施工现场,陆续已完成了项目办公区、生活区活动板房、临时道路、临时边护等施工前的准备工作。同年10月,双方月签订工程建设承包合同。

然而,实业公司因产品供不应求,流动资金出现缺口,无力建设酒店,酒店建设项目被迫中止。这个“半截子”工程一拖就是两年多。

其间,航天基地对涉嫌地块的规划指标进行了调整,依照国土资源部《闲置土地处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决定有偿收回该地块。依据工程审计机构出具的评估意见,实业公司最终以4445万余元的重复使用价格将该土地移交给国土部门。2017年3月,国土部门将该土地重新挂牌出让,某房地产公司最终成功竞得该地块。

与此同时,看到合约无法继续履行后,建筑公司向实业公司催要施工前准备工作工程款527万余元,并向实业公司所在地寄送了承销书。但实业公司签收后,既未提出审核意见,也未缴纳工程价款。在获悉房地产公司已取得该土地使用权后,2018年8月,建筑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实业公司和房地产公司保险费临建设施费用527万余元。

判断实体否公平

项目在建成本是关键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由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房地产公司不是建筑公司的合约互为对方,不应承担任何责任。2018年12月20日,法院裁决实业公司缴纳建筑公司临时设施费用527万余元。实业公司不服,明确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案件进入执行环节后,法院依法冻结实业公司银行账户,划扣了20余万元,并对办公楼部分区域展开了查禁。

2020年6月5日,实业公司指出法院确认事实不明、适用法律错误,向西安市检察院申请人监督。该院审查后呈交陕西省检察院抗诉。

“这钱我掏得起,但感觉很窝心……”实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高某认为,建筑公司故意虚报工程量,造成临建设施造价偏高,他们委托有司法鉴定资质的机构对临建设施造价进行了检验,鉴定的工程造价为124万余元,不到法院判决工程价款的四分之一。“临建设施现在被房地产公司闲置,由我们公司分担全部费用很事。”高某说道。

房地产公司则认为,政府上海证券交易所转让该土地时写明是“现状交地”,已经包括了地上的临建设施,他们与该纠纷无关。

主办检察官经过调查指出,实业公司意图抵赖工程款有违诚信原则,且在一审中未向法院提出对临建费用检验的申请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法院的审判程序及裁判结果并无显著不当。但是,法院根据国土部门与实业公司在回购协议上载明的“项目在竣工本”进行推断,指出国土部门在交还涉嫌土地时已向实业公司缴纳了临建设施的对价。显然,法院在确认“项目在竣工本”还包括临建费用这一事实时缺乏充份的证据。而“项目在竣工本”是否包括了临建费用,牵涉到本案在实体上否公平公正。

为此,承办检察官又两次回国航天基地调查核实。经与经办人座谈理解,查询案牵涉地块当年的档案资料,“项目在建成本”仅为实业公司凿的土方及基坑支护工程两项费用,并不包括临建设施费用,且临建设施根本就没建在转让土地的红线内,法院认定的事实与客观情况相符。

抗诉不是最优解

妥协实现最佳效果

就这样,建筑公司付出劳动却没拿到工程款,而法院判令保险费工程款的实业公司却没有实际占用临建设施,闲置了临建设施的房地产公司又指出自己已经缴纳了对价。虽然本案在事实认定上有些偏差,但审判程序合法,裁判结果也基本准确,达将近抗诉的法定性标准。而检察机关一旦做出不反对监督申请人要求,实业公司需要支付本息630万元。不受疫情影响,公司效益本来就不景气,这下就更是雪上加霜。

在与当事人沟通中,检察官也了解到,实业公司并不是完全不想支付临建设施费用,只是希望需要合理承销。建筑公司则希望尽快收回工程款。本案不存在化解纠纷的可能性。

检察官认为,不论是从服务“六大位”“六保”,还是从减轻讼累官、节省司法资源的角度看,推动双方企业和解,应该是办理该案的选用。

承办检察官首先与建筑公司联系,在听取其意见的基础上,向其释法哲理。最终,建筑公司表示可以作出退让,对方支付300万元就同意了结此案。看到这边作出了重大妥协,检察官又及时与实业公司沟通。经耐心细致的工作,实业公司也愿意接受妥协条件。

2021年1月27日,在陕西省检察院的亲眼下,建筑公司与实业公司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协议了和解协议。双方约定:实业公司分别于2021年1月31日、3月31日、4月30日向建筑公司付款100万元,建筑公司退出对原裁决的申请人执行。随后,双方共同向继续执行法院递交了和解协议。

2月1日下午,承办检察官收到建筑公司法务代表贺某打来的电话:“第一笔款昨天就接到了,有你们反潜,我们做企业的很安心!”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倪建军 李江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