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热点】大兴一土地纠纷案重复起诉被支持一方不服上诉至北京二中院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19-12-16

大兴区一路土地租赁条约胶葛,被重复起诉两次且经二审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原判后,第三次从头起诉却被改判。基于同一究竟、同一执法联系和不异的诉讼请求第三次告状却被从头审理后改判,当事人对于法院的判决不禁疑窦丛生。北京大兴区北臧村镇戏班村..

大兴区一路地盘租赁公约胶葛,被反复起诉两次且经二审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原判后,第三次从新告状却被改判。基于同一事实、统一法律关联和沟通的诉讼请求第三次告状却被从新审理后改判,当事人对付法院的判决不禁疑窦丛生。

北京大兴区北臧村镇戏班村村民刘书记,因数年前与承租人杨某签定地盘租赁公约引发纠纷。杨某提起的条约胶葛案,两边牵涉数年,本来已经竣事的案件,对方却基于同一事实再三告状。刘布告深陷诉讼泥潭之中。令他不解的是,为什么法院对付一个案子要审讯三次,并且前两次成效对其有利,最后一次效验却对其倒霉。

2008年8月,刘布告和韩国新工土建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土地租赁公约》,约定由朴某植将其承租北臧村镇皮各庄三村、皮各庄二村、戏班村土地共计338亩转租给被告刘布告。刘布告承租上述地盘后,作为公约甲方将此中的部分地盘转租给杨某(公约乙方),双方于2011年9月1日签署了地盘租赁合同。公约约定:刘布告将原韩国新工土建股份有限公司承包的位于北京市大兴区北臧村镇皮各庄二村,皮各庄三村、戏班村权属的沙荒地44.6亩转租给乙方,供乙方生产、仓储、居住、养殖等谋划活动。租赁刻日从2011年9月4日起至2048年9月4日止,租赁期为37年,地盘租金共计1338万元整。条约约定,杨某向刘书记付出300万元人民币后,合同正式见效,杨某可出场对厂区进行计划并使用。刘布告帮助杨某和谐附近关联以及管理谋划扶植过程中的相关手续。2012年10月13日,刘书记、杨某两边签订增补协议,杨某分次分批以现金、支票或以混凝土抵账的体例支付刘书记租金。

早在三年前被法院确认公约无效

在推行租赁合同的过程中,由于杨某的外欠款不及实时收回,导致杨某不能凭据条约约定期限支付刘布告房钱,两边产生胶葛,杨某于2015年将刘布告起诉至大兴法院。

大兴法院觉得:双方在条约中商定杨某可在承租的土地上从事临盆、仓储、栖身。该条约所涉及的土地性子为农村土地,未经相关行政部分依法核准转为建设用地,该合同的约定违反了我国执法的逼迫性划定,应属无效。因此,法院依法确认该公约无效。

一审讯决作出后,刘布告和杨某均认可判决效验,没有提起上诉,大兴法院的判决孕育法律效力。

再次起诉仍被驳回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来案件已经平息,但另刘布告想不到的是,2017年杨某再次向大兴区人民法院告状,要求刘书记付出支付房屋及附属举措拆迁补偿款、停产休业补助用度及违约金共计3000余万元。

大兴区法院觉得:本案中杨某与刘书记于2011年9月1日签定的《地盘租赁公约》已经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5)大民(商)初字第10768号生效判决确认无效。

杨某基于公约无效主张刘布告支付其房屋及从属举措拆迁补偿款,因杨某不能证明房屋及从属设施拆迁补偿款即为基于合同无效给其造成的损失,且亦不克证明刘布告已实际取得涉案房屋万、附属举措拆迁补偿款等究竟,故审法院对杨某的该项诉讼请求未予撑持准确。另,无效的条约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杨某依据《土地租赁合同》中的违约责任条款主张刘布告支付其停产休业补助费用、违约金的诉讼恳求亦缺乏依据。故驳回了杨某的诉讼请求。

杨某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二中院于2019年5月15日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讯决。

第三次提起诉讼相同理由却被法院支撑

2019年,刘书记方才拿到胜诉判决书,紧接着便是一张传票。刘布告一看,居然又是杨某的告状状。

刘书记觉得,凭据“一事不再理”的原则,杨某的诉讼恳求不应获得支撑。2015年,两边之间的租赁条约经法院讯断确觉得无效,双方均未上诉。2017年,杨某再次诉至法院,要求补偿其产业损失,涉案目的物为统一地块,经法院审理后,驳回了杨某的诉讼恳求。

本案中,杨某以同一事实和同一诉讼恳求再次诉至法院,属于反复告状,违背了一事不再理原则。而且,刘布告无骚动杨某任何产业的居心和举动,故差异意杨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历次诉讼均未对地上物做来因理,本案不合用一事不再理原则。杨某与刘布告签定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后,有不对的一方应当补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丧失,两边都有纰谬的,应当各自承当响应的责任。双方各自凭据导致条约无效的差池分担现值损失。

本案中,刘书记应承担主要责任。故刘布告应补偿杨某产业损失1000万元。

是否组成“一事不再理”?

刘布告觉得,本案属于“一事不再理”,法院不应再次审理。在本案之前,刘布告和杨某之间有两起诉讼。第一告状讼确认条约无效,两边均未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执法效力。今后,2017年,杨某以同样的案由再次起诉,要求补偿赔偿款、停业款等。对付该案,经审理,一审法院一审驳回被上诉人全部诉讼请求,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维持了一审讯断,该讯断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虽然前案案由为条约纠纷,本案案由为侵权纠纷,但两案对比,无论是基于公约的“损失”大要是侵权的“丧失”,均系基于两边签署合同无效状况下的“丧失”,系基于统一事实且系同一内容与性质。两个案件的“家当丧失”是涉案地块的地上修建物的财产丧失,这一点是稳定的。

另外,杨某在2017年以“公约胶葛”提起的诉讼与此次诉讼“侵权纠纷”的案由当然不同,但两案诉讼主体完全同等,请求权均来自于其主张的两边间合同无效这一法律究竟,且被上诉人的诉讼恳求及所依据的事实与理由两案完全不异。

因此,凭证《中华人民共和苍生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黎民事诉讼法〉的注释》第二百四十七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对于该案的理解理睬缺点,谬误认定本案未违反“一事不再理”的根本执法原则,进而对本案举行实体措置,一审法院的处置显明合用执法瑕玷。

据相识,目前该案已经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刘书记浮现,企望二审法院或许依法作出公道公正的裁判。(赵磊)

来源:华夏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