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奉贤区人民调解案例实录⑩丨工程款结算起纠纷,人民调解平纠争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1-09-17


调停,在我国具有历史悠久历史。它根植于中国传统的“和合文化”,通过“和通”的方式来解决矛盾与化解冲突,提倡有所不同行为主体之间相互包容,以包容精神建构和谐社会,以仁爱之心消弭冲突矛盾,实现各事各物之间的人与自然并存。人民调解,支撑、与众不同了中国传统社会的思想渊源和价值理念,同时也被其他国家誉为“东方之花”,是我国独有的化解矛盾、避免纷争的非诉讼纠纷解决问题方式,通过“法、理、情”的综合运用,在化解社会矛盾纠纷中充分发挥着独特作用,维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为全面反映我区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处长机制工作全貌,我们从《奉贤区人民调解案例国史2020》中撷取了2020年度奉贤区调解工作中的典型案例,原汁原味地呈现出人民调解日常面临的纠纷类型和调停思路,展现人民调解对社会矛盾纠纷消弭的实质。

案情简介

姜某承接某单位室外景观电梯施工项目,刘某等10位民工承揽姜某项目中的钢结构搭起工程。刘某和姜某口头誓约项目总价为人民币五万元。后因搭起材料长度变动,姜某口头同意增加两万元工程款,之后又因减少钢材搭建量,姜某口头同意再减少三万元工程款。然后又因顶部高度施工,姜某又口头同意减少一万元工程款,另外再加吊车费用又增加两万六千元,合计整个工程承包价为十三万六千元。现刘某要求姜某支付剩余工程款项合计人民币六万余元,因多次讨要无果,刘某等10位民工不断信访,拒绝解决工程款问题。信访部门通过访调对接工作机制,将该纠纷交予镇人民调解委员会明确调处。

调解过程

调解员向总发包方某单位理解工程总体情况:该电梯施工项目总包方为上海某机械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以下全称:某公司),总包方与分包方上海某藤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全称:某藤公司)签订了自2019年7月9日起至2020年7月8日止的施工合同,实际具体承建商施工的为姜某。姜某因施工必须再与以刘某派的农民工口头约定转包承包钢结构搭建部分工程。搞清楚纠纷基本情况后,调解员联系某公司代表许某与姜某到以及刘某积极开展调解。

经审查某公司与某藤公司(姜某)签定的景观电梯合约及相关结算清单,具体合约总价人民币五十万九千元,发包方某公司现有工程余款人民币五万元还未支付给某藤公司(姜某),其中:工程质保金两万元,工程必须进一步排查金额三万元。姜某接纳上述承销数额,但拒绝某公司提前缴纳工程质保金。同时,姜某不接纳刘某所主张的六万余元的剩下工程承包款项:一是因为减少工程量当时同意另外给刘某减少两万元,不是刘某所说的三万元;二是顶部施工减少费用归属于与刘某在本次承揽工程之前的另外约定,与本次工程款承销牵涉到;三是刘某所述的吊车费用与实际相符,有误两万零五百元;四是刘某所述的六万余元包括姜某在其他工地工程中欠刘某的工程款。姜某认为:在系争工地工程中,其还欠刘某工程承揽款应该是两万七千六百元。但现在自己资金缴纳有困难,这笔钱需要等某公司缴纳给他工程余款后才能给刘某。

调解员经进一步调查核实刘某通过微信转发给姜某的多次吊车施工费用明细,证实姜某计算错误,实际合计吊车费用两万五千四百元。调解员认为,刘某所述姜某在其他工地不出他的款项不在本案范围,暂不予考虑在本案中调停处理,刘某应另行主张权利。经总体审查、分析及清算,姜某坚决认为还不应支付刘某剩余工程承包款项三万两千五百五十元,不不愿再与刘某协商。

同时,调解员说服某公司作为总包方从保障农民工权益、维护社会平稳的角度出发,对以刘某派的农民工在工程款结算之外进行适当补助金,帮助化解矛盾。这一调停方案获得了某公司的接纳,同意刘某另行到某公司领取补助。

调解结果

姜某与刘某在调解员的调停下,证实工程余款为人民币三万八千元,刘某承诺由其负责作好该电梯施工项目中适当人员工资派发工作。

调解心得

这是一起访调接入案件,随着承接工程中的承揽价不断变化,当合约款再次发生差异,自己的诉求得不到符合时,刘某便期望通过上访来解决问题。此案给我们的灵感是:

1、刘某实乃承包工程方,以农民工工资名义讨薪有所不悦。刘某在调停过程中多次回应这次工程承包亏损,调解员明确指出这是作为承揽人未充分考虑承揽工程的风险导致,不能以此为理由主张不合理的表达意见。

2、姜某与刘某在施工前期及工期中都未采取任何书面约定,在发生争议时各执一词,但又没有有力的依据,给调解减少了难度。

3、调解员调停过程中留意方法、把好火候、做到调解节奏,不急于求成,将问题层层分析,促使当事人回归合理诉求,是成功消弭此案件的主要经验。

撰 稿 人:奚蓉华

原标题:《奉贤区人民调解案例国史⑩丨工程款结算起纠纷,人民调解追纠争》

读者原文

编者按:调停,在我国有着悠久历史。它植根于于中国传统的“和通文化”,通过“和合”的方式来解决矛盾与化解冲突,提倡有所不同行为主体之间相互多元文化,以包容精神建构和谐社会,以仁爱之心化解冲突矛盾,构建各事各物之间的人与自然并存。人民调解,承载、契合了中国传统社会的思想渊源和价值理念,同时也被其他国家誉为“东方之花”,是我国独有的化解矛盾、避免纷争的非诉讼纠纷解决问题方式,通过“法、理、情”的综合运用,在消弭社会矛盾纠纷中发挥着独特起到,维持着充沛的生命力。为全面体现我区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防治处长机制工作全貌,我们从《奉贤区人民调解案例国史2020》中转换成了2020年度奉贤区调解工作中的典型案例,原汁原味地呈现人民调解日常面对的纠纷类型和调解思路,展现人民调解对社会矛盾纠纷消弭的实质。案情简介姜某接续某单位室外景观电梯施工项目,刘某等10位民工承揽姜某项目中的钢结构搭起工程。刘某和姜某口头誓约项目总价为人民币五万元。后因搭建材料长度变动,姜某口头同意减少两万元工程款,之后又因减少钢材搭建量,姜某口头同意再减少三万元工程款。然后又因顶部高度施工,姜某又口头同意增加一万元工程款,另外再加吊车费用又增加两万六千元,合计整个工程承揽价为十三万六千元。现刘某拒绝姜某缴纳剩下工程款项合计人民币六万余元,因多次讨要无果,刘某等10位民工不断上访,拒绝解决工程款问题。信访部门通过访调对接工作机制,将该纠纷交予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具体调处。调解过程调解员向总发包方某单位理解工程总体情况:该电梯施工项目总包方为上海某机械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以下全称:某公司),总包方与分包方上海某藤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藤公司)签定了自2019年7月9日起至2020年7月8日止的施工合约,实际明确承建商施工的为姜某。姜某因施工必须再与以刘某派的农民工口头誓约转包承包钢结构搭建部分工程。理清纠纷基本情况后,调解员联系某公司代表许某与姜某到以及刘某开展调停。经审查某公司与某藤公司(姜某)签订的景观电梯合同及涉及结算清单,明确合同总价人民币五十万九千元,发包方某公司现有工程余款人民币五万元还未支付给某藤公司(姜某),其中:工程质保金两万元,工程需要进一步排查金额三万元。姜某接纳上述承销数额,但拒绝某公司提早支付工程质保金。同时,姜某不接纳刘某所主张的六万余元的剩余工程承揽款项:一是因为减少工程量当时同意另外给刘某增加两万元,不是刘某所说的三万元;二是顶部施工增加费用归属于与刘某在本次承包工程之前的另外约定,与本次工程款结算无关;三是刘某所述的吊车费用与实际不符,应为两万零五百元;四是刘某所述的六万余元还包括姜某在其他工地工程中不出刘某的工程款。姜某认为:在系争工地工程中,其还欠刘某工程承包款应当是两万七千六百元。但现在自己资金支付有困难,这笔钱需要等某公司支付给他工程余款后才能给刘某。调解员经进一步调查核实刘某通过微信转发给姜某的多次吊车施工费用明细,证实姜某计算错误,实际合计吊车费用两万五千四百元。调解员指出,刘某所述姜某在其他工地不出他的款项不出本案范围,暂不予考虑在本案中调停处理,刘某应另行主张权利。经总体审查、分析及整肃,姜某坚决认为还应缴纳刘某剩下工程承揽款项三万两千五百五十元,不不愿再与刘某协商。同时,调解员说服某公司作为总包方从保障农民工权益、确保社会平稳的角度出发,对以刘某为首的农民工在工程款结算之外展开适当补助金,协助化解矛盾。这一调停方案获得了某公司的认可,同意刘某自行到某公司领取补助款。调解结果姜某与刘某在调解员的调停下,确认工程余款为人民币三万八千元,刘某承诺由其负责作好该电梯施工项目中适当人员工资发放工作。调解所学这是一起访调接入案件,随着接续工程中的承包价不断变化,当合同款再次发生差异,自己的诉求得不到满足时,刘某便希望通过上访来解决问题。此案给我们的灵感是:1、刘某实为承包工程方,以农民工工资名义讨薪有所不妥。刘某在调解过程中多次表示这次工程承揽亏损,调解员明确指出这是作为承揽人未充分考虑承包工程的风险造成,无法以此为理由主张不合理的表达意见。2、姜某与刘某在施工前期及工期中都未采取任何书面约定,在再次发生争议时各执一词,但又没有力的依据,给调解增加了难度。3、调解员调解过程中注意方法、把好火候、做到调解节奏,不急于求成,将问题层层分析,促使当事人回归合理诉求,是成功化解此案件的主要经验。撰 稿 人:奚蓉华原标题:《奉贤区人民调解案例国史⑩丨工程款承销起纠纷,人民调解平纠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