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企业拆迁律师网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24个与工程价款纠纷有关的问题梳理

作者:匿名  来源:企业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1-12-07

来源 | 海坛特哥

景来律师简介

依据1898篇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裁判文书,笔者梳理了255条裁判规则,其中工程价款99条;2021年5月7日笔者在微信公众号海坛特哥上发表了《69个与工程价款纠纷有关的问题梳理》,2021年8月5日笔者在公众号建筑管理上公开发表了《约定超出部分工程造价由发包人分担,未超出部分工程造价由谁分担?》,该文章内容实质上是18个与工程价款纠纷有关的问题辨别;2021年9月24日笔者在海坛特哥上公开发表了《20个工程价款纠纷有关的问题辨别》;在前述107个问题之外,笔者总结了24个与工程价款纠纷有关的问题,现分享出来,供参考。(Jlls)

声明:景来律师对推文的导读原作及标题修定拥有权利。转载推文时需标明转自景来律师公众号,否则视作侵权。

1.相同总价合约,且工程已完工,工程量变动的,誓约的施工范围内的工程价款否调整?

问:不调整,按相同总价承销。比如山东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2020年11月4日,全称《山东高院答案》)第4条第1款规定,合同约定按照固定总价承销工程价款,实际施工未超出约定施工范围的,应该适用固定价承销。

2.相同总价合同,且工程已完工,工程量变动的,增减的工程量价款如何承销?

问:合同有誓约的,按照约定结算;合约没有约定的,可以参照誓约结算;无法参照誓约结算的,可以参考施工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承销。比如《山东高院解答》第4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主张施工范围增减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置:(1)合约有誓约的,按照合约约定对变动的工程量展开承销;(2)合同没有约定的,可以参照合约约定标准对工程量增减部分予以单独承销,无法参考约定标准结算的,可以参考施工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结算。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建设工程施工合约案件审理指南》的通知(冀高法﹝2018﹞44号,全称《河北高院指南》)第11条规定,合同约定相同价款的,因发包人原因造成工程更改的,承包人需要证明工程更改减少的工程量不属于合约约定包干价范围之内的,有誓约的,按誓约结算工程价款,没有誓约的,可以参考合同誓约标准对工程量变动部分予以单独承销,无法参考誓约标准结算可以参考施工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公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结算。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答案(2012年8月6日京高法发[2012]245号,简称《北京高院答案》)第11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约誓约工程价款实施固定总价结算,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因工程发生设计变更等原因造成实际工程量变动,当事人要求对工程价款予以调整的,应该严格掌握,合同对工程价款调整有誓约的,依照其约定;没有誓约或约定不明的,可以参考合同誓约标准对工程量变动部分予以单独结算,无法参照约定标准结算的,可以参照施工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承销。

3.固定总价合同,因质量标准发生变化,发包人或承包人拒绝调整工程价款的,如何处置?

答:合同有约定的,按照誓约处理;合同没约定或者约定部门的,由双方协商解决问题;协商不一致的,可以就更改部分参考签订合同时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公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承销工程价款。比如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川高法民一(2015)3号,简称《四川高院解答》)第23条第2款规定,建设工程因设计变更造成工程量或质量标准发生变化,当事人拒绝对工程价款予以调整的,如果合约对工程价款调整有誓约的,依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应该由当事人协商解决,无法协商一致的,可以就变更部分参考签定建设工程施工合约时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公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承销工程价款。

4.固定总价合约,因疫情造成施工成本再次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如何处置?

答:承包人可以依据情势变更主张变更工程价款。比如山东高院民一庭涉疫情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法官会议纪要(2020年3月3日,简称《山东涉疫情会议纪要》)第五条规定,对于建设工程施工合约中约定固定总价,因疫情造成施工成本再次发生重大变化,合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说明(二)》第二十六条规定的,可以展开必要调整。

5.固定总价合约,在遵守过程中主要建筑材料价格发生重大变化的,应如何处置?

答:一种观点认为,合同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置;没有约定或者誓约不明的,可以在市场风险之外酌情予以反对,具体数额可以参考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关于处理建材差价问题的意见予以证实。比如《四川高院解答》第24条第1款规定,誓约工程价款实行固定总价承销的施工合约遵守过程中,主要建筑材料价格发生重大变化,远超过了正常市场风险范围,合约对建材价格变动风险开销有誓约的,依照其约定处理;没誓约或誓约不明的,当事人拒绝调整工程价款,如不调整显失公平的,可在市场风险范围和幅度之外酌情予以支持,明确数额可以委托鉴定机构参照工程所在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关于处理建材差价问题的意见予以确定。《北京高院解答》第12条与四川规定类似。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省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2011年12月2日鲁高法〔2011〕297号)第三条规定与四川规定类似。

另一种观点指出,合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置;没有誓约的,参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处置。比如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二)(2013年12月23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民事继续执行专业委员会第32次会议讨论通过,简称《安徽高院意见(二》)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约履行过程中,人工、材料、机械费用经常出现波动,合同有誓约的,按照誓约处理;合约无约定,当事人又不能协商一致的,参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或者行业规范处置。

6.不可抗力影响工程价款承销的应如何处理?

问:合约有誓约的,按照誓约处置;没有约定的,可以按照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处置。比如《山东涉疫情会议纪要》)第5条规定,当事人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对不可抗力影响工程承销价款的情形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置。合同中没明确约定的,可以按照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处理。

7.约定不可抗力造成的停工损失由承包人分担,该誓约否有效?

问:有效地。比如四川福龙建筑有限公司、四川省阿坝县教育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合议庭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21)最高法民齐2565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根据《施工合同》通用合同条款第21.3.1条第3项的约定,因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复工损失由施工人自行承担。现福龙建筑公司主张应由阿坝县教育局分担因“汶川特大泥石流”导致的停工损失,应该举证证明由阿坝县教育局的原因造成了停工损失的扩大。根据合同约定,因“汶川特大泥石流”造成的停工损失不应由福龙建筑公司自行分担,原审判决认定并无不当。

8.建设工程施工合约违宪,约定不可抗力造成的复工损失由承包人分担的,该约定否参照执行?

问:参考执行。比如四川省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云南万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起诉书((2019)最低法民终1134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案涉合同通用条款第39条和专用条款第39条的约定,因地震等不可抗力事件造成承包人机械设备损毁及停工损失的,由承包人分担。就本案而言,2014年8月3日,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行政主管部门发出复工通知。2014年8月8日,行政主管部门口头通报四川一建可以恢复施工;2014年8月15日,行政主管部门电话通报四川一建可以恢复施工;2014年8月22日,行政主管部门召开会议要求四川一建尽快恢复施工。之后,四川一建于2014年9月2日恢复施工。前述事实指出第一次复工原因系不可抗力,依照前述誓约承包人机械设备损毁及停工损失由承包人承担。虽然案涉合同违宪,但毕竟为当事人所实际履行,在处置纠纷时予以充分考量,故四川一辟主张8.03地震及因城市管理必须造成的复工损失227.80万元,与双方约定有违,故一审以此为依据进行确认,符合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并无不当。

9.因疫情导致的发包人损失由谁分担?

答:由发包人分担。比如《山东涉疫情会议纪要》第四条规定,发包人的管理费等损失,一般由发包人自行承担。

10.因疫情造成的承包人损失由谁分担?

答:合同有誓约的,按照誓约处置;没誓约的,由发包人和承包人合理分担。比如《山东牵涉疫情会议纪要》第四条规定,承包人的管理费、人员工资、设备折旧或租金、周转材料摊销、现场材料仓储费用等损失,按照双方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约定处置。合同没约定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归责原则和公平原则,综合合约履行情况、双方利润分配等因素,不予合理分担。

11.因疫情防控增加的防疫费用是否可以算入工程造价?

答:可以。比如《山东牵涉疫情会议纪要》第五条规定,因疫情防控增加的防疫费用,可计入工程造价。

12.因疫情造成的人工、材料上涨等成本,如何承担?

答:按照誓约处理。比如《山东牵涉疫情会议纪要》第五条规定,对于因疫情导致的人工、建材价格上涨等成本,应该按照合约约定的调价方法调整合约价款。

13.数份建设工程施工合约无效,无法证实发包人和承包人实际履行的合同的,工程价款如何认定?

答:由法院综合考虑后合理分配数份合约的差价。比如《河北高院审理指南》)第7条第2款规定,无法确定当事人真实意思并实际遵守的合约的,可以结合缔约罪过、已完工程质量、利益平衡等因素合理分配当事人之间数份合同的差价确认工程价款。

14.政府审核部门审计结论明确部分项目已经远超过政府投资项目,但合同具体誓约属于施工范围的,承包人主张该部分工程价款的,否反对?

答:支持。比如《四川高院解答》)第17条第3款规定,政府审计部门审核结论具体部分项目已经远超过政府投资项目,但合同具体誓约属于施工内容的,承包人主张缴纳工程价款的,予以支持。

15.建设工程施工合约无效,政府审核部门审核结论与发包人和承包人委托中介机构审计不一致的,以哪个不尽相同?

答:以审核结论为准。比如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裁判提示(2014修订)第十三条规定,合约已誓约工程价款或双方已经委托中介机构审价并证实的价款,与政府行政审计确认的价款不一致的,应以双方证实的价款为承销依据。但在合约明确誓约以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或者合约誓约不明确、合同誓约违宪,或者双方当事人恶意串通伤害国家利益的情况下,可以将审计结论作为承销依据。

16.转包、违法分包的当事人之间无具体的工程价款约定,一方主张参考发包人与承包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确认工程价款的,否可以反对?

问:可以支持,比如《安徽高院意见(二)》)第十二条规定,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的当事人未签订书面合同,又无法查明双方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一方主张参考承包人与发包人签定的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确定工程价款的,可予支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约纠纷案件疑难问题答案(2018年)第六条规定与安徽规定类似。

17.发包人未及时支付工程款系承包人向其材料商、分包商赔偿损失原因之一的,承包人向发包人主张赔偿损失的,是否反对?

答:法院可酌定由发包人承担一定比例的损失。比如北京城乡一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郑州东业冠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起诉书((2021)最高法民终417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冠达公司与城乡一辟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约》无效,冠达公司作为案涉工程的发包人不及时支付工程款,是导致城乡一辟公司赔偿福盛天公司钢材款损失、赔偿金何平力利息等损失的原因之一。一审判决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酌定冠达公司分担赔偿金福盛天公司、何平力损失的60%责任,并无不当。

18.超高降效费否仅计取±0以上的工程项目?

问:是的。比如中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榆林市凯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2021)最低法民终754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关于去留扣减±0以下部分的超高降效费1078326.86元。《陕西省建筑装饰工程消耗量定额(2004)》解释中第十五章第四条规定:“建筑物超高增加人工机械降效系数中包括的内容指建筑物±0.00以上的全部工程项目,但不包括垂直运输、各类构件的水平运输及各项脚手架。”根据该规定,超高降效费应只计取±0以上的工程项目。本案中,《补充检验意见》中单列±0以下部分的超高降效费1078326.86元,一审判决将该款项从工程总价款中扣除,符合行业规定。中天公司关于±0以下部分的超高降效费不应扣除的上诉理由无法成立。

19.水暖井至分集水器入户管的耗资是否包括在地暖造价中?

答:不包括。比如中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榆林市凯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起诉书((2021)最高法民终754号)中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出,关于水暖井至分集水器入户管的金额264402.7元去留扣减的问题。依据检验机构有关该部分的答复,即该部分不应包含在地暖部分耗资中,该部分算入安装工程造价中,故该部分不应扣除。

20.承包人拨付质量检测费后,主张质量检测费占用损失的,是否反对?

答:不反对。比如海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西安华峰置业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起诉书((2021)最低法民终340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关于海天公司拨付的质量检测费164600元返还及资金占用损失问题。关于资金占用损失负担,双方对此没有约定,也没适当法律依据,故对海天公司的涉及诉讼请求未予支持。

21.不上人结构板是否算入工程量?

问:计入。比如四川省广安嘉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许道军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其他民事裁定书((2021)最低法民申3528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不上人结构板”否不应计算出来工程量及原审根据鉴定结论确认的相关工程增量是否准确。嘉铭公司主张施工图并未将“不上人结构板”的建筑面积计入,许道军和重庆六建在投标时就应该完全确切。本院认为,虽然按照嘉铭公司取得《建设工程规范许可证》时间,案牵涉工程应当适用05规范计算出来建筑面积。但05规范对不算入建筑面积的部位和名称展开了明确规定和列举,“不上人结构板”并不在该范围之中。案涉工程竣工验收时间为2016年10月15日,此时对建筑面积展开计算出来限于的规范系2014年7月1日实施的13规范。按照13规范,“不上人结构板”归属于“在主体结构内构成的建筑空间,满足计算建筑面积结构层低要求”,不应计算出来建筑面积。因此,在05规范对于“不上人结构板”否计算建筑面积规定未知情况下,二审裁决指出本案适用13规范,将“不上人结构板”纳入建筑面积并进而采纳《广安市房屋面积测绘报告》的测量数据,并无不当。

22.合约誓约按照完工收支确认并支付工程款,发生纠纷后,是否可以通过司法鉴定确定工程款,并以竣工验收交付给时间作为缴纳工程款的条件?

答:可以。比如四川省广安嘉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许道军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其他民事裁定书((2021)最低法民齐3528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嘉铭公司主张因项目至今未办理完工收支,本案尚未达到缴纳工程款条件。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已经通过法院的组织检验的方式最终确认案涉工程价款,实质上已经转变了上述条款中以双方双方同意进行结算的誓约内容。此外,案牵涉工程竣工收支至今尚未完成,在案牵涉工程已经于2016年10月15日竣工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的情况下,以“工程完工收支”作为缴纳工程款的条件,不合乎公平原则。在此情况下,二审法院综合本案合约遵守情况、工程用于情况及工程款的拨给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以竣工验收交付给时间为缴纳工程款的条件,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23.图纸拒绝的材料与甲供材无法一一对应,是否可以按照总价对比计算出来超领的材料款?

答:可以。比如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西安鼎咸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起诉书(2021)最低法民终375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关于甲供材超领的问题,因本案鉴定系由按照双方确认的图纸计算所需材料数量,图纸要求的材料与甲供材并非一一对应,导致上千种材料无法对应,检验机构按照总价对比计算超领的加装材料款,合乎本案客观情况,鼎咸公司裁决认为甲供材超领计算错误,不应再扣除185076元的理由不能正式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4.监理向承包人递送认价单后,在实际施工中承包人未提出异议的,否可以认定视作承包人认可该认价单?

答:可以。比如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西安鼎咸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2021)最高法民终375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鼎咸公司提交经监理单位盖章证实且已向长业公司送达的《外墙保温价格确认单》及其相关补充证据。该部分证据中虽无长业公司的签章,但监理单位向长业公司递送认价单之后,其并未就该认价单驳回,据此鉴定报告就外墙保温工程的价款按照何谓价单计取3814012.9元,依据充分,并无不悦。长业公司上诉认为就外墙保温部分,双方未形成一致的认价单,长业公司未签署确认,该部分应以定额组价方式计算的上诉理由无法成立,本院未予反对。